陕西神木: 数百煤矿工人被围攻致多日无水电 政府介入被呼吁切实改善营商环境 - 法治观察 - 南方法治观察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观察>正文

陕西神木: 数百煤矿工人被围攻致多日无水电 政府介入被呼吁切实改善营商环境

来源:中视财经  作者:  2022-05-12 17:22:44

  图片说明:多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士强行冲击霸占办公区等生产生活场所、暴力撬门换锁并设人把守,断水断电,数百名职工正常生产生活被打断。神木市政府和榆林能源局介入后局势并未彻底改观,后续协调处理过程被质疑“存在明显的针对性和倾向性”,神木营商环境尚有很大提升空间。

  不明人员进驻,数百工人被黑社会式逼宫停水停电

  2022年3月17日,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西沟办事处的圪柳沟煤矿被三十多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士强行冲击。他们带着防暴设备冲进承托方宇创京盛(内蒙古)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宇创京盛公司”)的办公区和生产生活场所、暴力撬门换锁并设专人把守,职工食堂和宿舍楼被断水断电,160多名管理人员和工人被驱赶至宿舍统一看守。这一幕让宇创京盛公司的现场管理者们惊呆了,他们据理力争却被恐吓、威胁。场面一时失控。无奈之下有人便拨打了报警电话。

  这就是神木市“2022317”事件。

  据了解,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是陕西神木圪柳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圪柳沟矿业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某旭的儿子李某峰叫来的。被围困的一方,是其已经合作四年的煤矿生产托管方管理人员和工人。

  之后长达数日,一百六十余位矿工生活在无水无电的日子里,不少人生病。宇创京盛公司职工和工人代表多次向神木市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直到神木市政府介入,该市董副市长、白副市长于4月6日晚10点紧急召集市政府办、公安局、信访局、能源局、西沟街道办、圪柳沟矿方和宇创京盛公司负责人在神木市党政办公大楼10楼会议室召开了“关于协调解决圪柳沟煤矿承包纠纷有关事宜”的协调会,工人们才喝上热水,吃上热饭。

  在此期间,黑社会式逼宫行为一再升级,双方剑拔弩张,煤矿井内外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3月18日,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再次增加,进入调度室驱赶有特种作业证件的监控人员和调度人员,不管调度指挥中心各重要监控系统正常与否,自顾自玩手机,置井上下的安全于不顾。

  3月19日,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在地面的主通风机房、风井口、主井口、空压机房、绞车房、变电所等重要生产场所张贴封条并设保安人员把守。

  3月21日,宇创京盛公司车辆被限制出入煤矿大门,直言违反者将被打死。

  3月26日,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强力阻止宇创京盛公司排水人员入井排水,综采设备被淹。

  ……

  “整个过程策划周密、步步为营,步步紧逼。他们强力驱逐我们无条件离场,目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清场’,达到非法占有我方一亿多元设备之目的。”多位宇创京盛公司管理人员和矿工说。

  圪柳沟矿业的逼宫计划还有重要的一环,就是“自我举报违规”。

  2022年3月15日,榆林市能源局突然“接到群众举报”说圪柳沟煤矿“存在安全事故隐患”。3月16日与3月17日,榆林市能源局对圪柳沟煤矿实施两次现场安全检查,并对圪柳沟煤矿做出了现场处罚,处罚的原因是:该矿“煤炭产能从60万吨/年核增到了120万吨/年,未及时修订应急预案”以及“其他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

  就在榆林市能源局检查通报完毕后的两小时内,三十余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士强行冲击了宇创京盛公司的办公区和生产厂区。

  “从被举报到检查到闪电清场也就三四天,好像背后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操控整个事情的走向。”宇创京盛公司圪柳沟煤矿项目负责人、矿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整个过程,充斥着霸凌、挑衅和暴力”。

  对于榆林市能源局这次的安全检查也让宇创京盛公司充满质疑。“榆林能源局的处罚存在明显的针对性和倾向性,他们对于该矿安全生产有重大影响的原则性问题上,如该煤矿的合法生产能力和实际产能等等选择性回避,反而是针对安全生产提出一些吹毛求疵的倾向性论调。”宇创公司负责人表示。他们认为,榆林市几乎所有煤矿都普遍存在从业人员职业技术职称或技能等级证书不足的问题。在对该煤矿历次检查和其他煤矿的检查中多年来都没有提出过上述问题,在这次检查时却偏偏被作为重点提出来,不得不令人浮想联翩。“我们对于市能源局此次处罚所依据的法律法规也存疑。”

  至今,该矿重要场所仍被甲方圪柳沟矿业人员看守,宇创京盛公司一百六十余位职工被驱赶至公寓楼。双方的对峙导致煤矿一个多月未正常生产。

  “心情充满了焦虑和忐忑,不知道甲方什么时候还会再次组织大规模的冲击行动。明天醒来我们在哪里吃饭,人身安全还能否得到保障。” 这些问题成了宇创京盛圪柳沟煤矿项目一百六十余位驻矿职工和项目投资人的共同担忧。

  “此外,由于社会闲杂人员缺乏煤矿基本安全知识,他们甚至在井口的检身房随意抽烟(违反井口二十米范围内严禁烟火等安全规定)。他们的进驻给矿井内外造成极大安全隐患,我们的人员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宇创京盛公司管理人员不无担忧地说。

  宇创京盛公司投入上亿元设备为煤矿业主创下巨额利润却被驱赶

  2017年,宇创京盛公司通过招投标程序获得了圪柳沟矿业公司下属圪柳沟煤矿的生产经营权,并与该公司签订了煤矿长期托管合同,直到该煤矿开采完毕。

  2018年4月,宇创京盛公司投入价值一亿多元的综采、综掘、连采及相关配套设备进驻圪柳沟煤矿。

  “在宇创京盛公司进驻之前,圪柳沟煤矿就是一个接近被淘汰的煤矿,前任施工队都是炮采出煤,产量低,安全也没保障。我们的施工队入驻时发现井下现场一塌糊涂,很多设备不维修无法正常使用。我们当时全矿两百余人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整改现场,维修井上下设备,包括煤矿六大系统、管路、水泵、开关、电缆、皮带机等,主运输系统都要提速和更换。我们是从人、物、财的全方位投入。”宇创京盛公司综掘队队长告诉媒体。

  在宇创京盛公司进驻以后,先进的设备和管理使得圪柳沟煤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9年圪柳沟煤矿全年生产原煤65万吨,2020年达到150万吨,2021年达180万吨。2019年销售收入2.7亿元,2020年销售收入5.8亿元,这使得神木圪柳沟矿业公司也因此扭亏为盈,几年之间不仅还清了所有外债,还盈利了数亿元。2021年以来,煤炭市场景气度提升,全国煤炭行情看涨,神木圪柳沟矿业公司销售收入达15亿元,历史最佳。

  事实是,凭借着一亿多元的专业设备投入、科学管理和埋头苦干,宇创京盛公司把这个曾经负债累累,长期从银行贷款的亏空煤矿一路扶植成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宝矿。让宇创京盛公司意外的是,还完外债还有数亿元收益的圪柳沟矿业公司管理层却打起了“撕毁合同赶走宇创公司,找理由占有其投入设备,独自享受煤矿利益”的歪心思。

  宇创京盛公司负责人分析:他们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心思,一是原先负债累累的圪柳沟矿业还清了外债还积累了数亿元资本;二是圪柳沟煤矿董事长李某旭的儿子李某峰从榆林市能源局某煤管站书记的位置上辞了职,能接手该煤矿管理;更重要的是据他们了解,圪柳沟矿业公司自建矿至今,曾将多家合作的施工队伍以各种理由强行驱赶离矿,让人无法不联想。

  “以前在经营困难、债务缠身的时候,他们对我们很客气,现在竟然拿出了以前的老套路,想一分钱都不花就把我们强行撵走。”据宇创京盛公司介绍,他们煤矿以前,矿主方也曾与几家施工队合作过,但没有一家呆够三年就被矿方以各种理由驱赶走,也是设备扣押、克扣各种费用,“这些施工采矿队大多笑着进来,哭着出去,无处说理。”

  “都是有预谋的,套路与这一次如出一辙。债务给他们还完以后矿方有底气了,又拿出原来的阴招,想要零成本鲸吞承托方资产。前几任施工队有带着四千多万来的,一颗螺丝钉都没带走,全部扔下了。”知情人士表示。

  “这就好比两口子结婚,男方发达了以后动了歪脑子,找出各种理由想要零成本一脚踢开患难过的妻子。”知情人士对此一针见血。

  老套路疑似“贼喊捉贼有备而来”

  转折发生在2021年下半年。宇创京盛公司明显感觉一直合作顺利的圪柳沟矿业公司的态度发生了大变化。

  宇创京盛公司圪柳沟煤矿矿长告诉媒体,他们先是无理克扣正常费用,把一些本不该我们承担的款项强行扣抵,不结算剩余井巷工程费用。“我们多次想要协商处理,但对方一直拖到2021年年底仍不予解决。今年春节复工复产后,矿方甚至态度强硬地表示‘不商量不解决’”,双方矛盾加剧。

  3月15日,榆林市能源局“接到群众举报”后于3月16日与3月17日突击实施现场安全检查并做出了现场处罚,17日当天圪柳沟矿业公司出动人员制造了冲击事件。

  更为蹊跷的是,2022年4月6日神木市副市长组织召开“关于协调解决圪柳沟煤矿承包纠纷有关事宜”会议的当天,榆林市能源局给该矿下发了(2022)126012号和126013号《行政处罚告知书》,指出该矿存在“采掘接续紧张”等七项问题,并对煤矿和矿长做出罚款及“责令停产整顿”等行政处罚。

  对于榆林市能源局的处罚,该矿矿长表示,采掘失调等重大事故隐患其实是甲方圪柳沟矿业造成的,责任不在宇创京盛公司。

  “我们早在2021年初就找过甲方沟通过采掘计划,一直拖到2021年8月对方仍不协商,后经我方多次催促才答应在2021年年底召开股东会时解决,但还照旧拖着不管不问直至被处罚。只要综采出着煤,从来不管掘进。圪柳沟矿业公司一拖再拖,把我们的采掘计划完全打乱了。”他表示,原先对圪柳沟矿业公司对采掘计划一拖再拖的原因一直不理解,直到现在终于明白其中的原因了,这是在他们计划之中的一环。在3月17日榆林市能源局检查、甲方冲击矿场、与公司解约等一连串早就设计好的行动接踵而至后,他终于明白了。

  宇创京盛公司的多位员工也证实,在3月17日榆林市能源局检查后,甲方甚至在双方未正式解除合同之前就面向宇创京盛公司人员公开招聘。“就像是预先知道这个事情的结果一样。”他们表示。

  3月18日,圪柳沟矿业公司单方面宣布与宇创京盛公司解除合同。理由是“你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不能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责任,而在生产、工作过程进行违法违规操作,存在严重的安全事故隐患。”

  针对该解除合同理由,宇创京盛公司先后两次书面发函表示“拒不接受”。

  “一切都像是有备而来。”宇创京盛公司矿长表示,“他们是自己举报自己,贼喊捉贼。举报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能源局检查找出一些非必要的问题,就是找理由想毫无成本地解除合同,这是一场阴谋,想借此赶走我们,是提前设计好的把戏。一个非常明显的漏洞就是,榆林能源局检查之前的3月15日,他们就通过矿山安全生产综合信息系统变更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主要负责人。

  当日全程陪检的煤矿通风部部长也证实此次检查“不一般”,“这次检查有明显的针对性和目的性。整个过程给人感觉就是针对宇创京盛公司来查问题。在当天通报会完毕后,能源局带队领导明确指出,‘如果宇创干不了就换人。’以前的月检或者季度检查,主管部门来检查都是带着解决方案或者整改意向。但这一次,直接就表示要清退换人。很反常。”他表示。

  也有知情人士证实,主管部门接到的举报是“煤矿人员和证件不符这一项。”但从此次针对圪柳沟煤矿查处的几个方面看,显然不仅是针对举报事项而来。尤其诡异的是,这些问题在本地别的煤矿也大都存在,但此前并没有针对举报问题做出处罚。

  “显而易见,最终目的不是举报。”上述人士表示。

  政府介入协调力求解决纠纷 希望能打造良好营商环境

  2022年4月2日,神木市政府分管能源的白副市长针对此事在西沟街道办召开协调会,明确要求圪柳沟矿业公司立即供水供电,但对方却拒不执行。

  直至4月6日晚十点,神木市董副市长、白副市长再次紧急召开协调会,并印发了《关于协调解决圪柳沟煤矿承包纠纷有关事宜的会议纪要》,圪柳沟矿业公司才于4月7日中午恢复了矿区的水电。然而圪柳沟矿业公司却在本次协调会后又组织大量社会人员在4月14日把宇创京盛公司管理人员强行驱离联建楼,致使承托方人员无法开展任何工作。

  《关于协调解决圪柳沟煤矿承包纠纷有关事宜的会议纪要》还明确要求,一是由市能源局督促圪柳沟煤矿尽快开展整改工作,“杜绝任何一方擅自行动引发新的矛盾”;二是由市公安局对“圪柳沟煤矿停水停电原因进行调查,如系人为原因造成停水停电必须依法处理”。然而宇创京盛公司至今也没有得到有关整改的要求,也不知何时能复工,更没有得到有关这次停水停电严重事故的任何责任方的认定和处理意见。

  宇创京盛公司负责人表示,这起纠纷实际上是圪柳沟煤矿看到我们已经为该矿理顺了生产经营流程、煤炭价格行情看涨,试图独吞巨额利益而采取的一系列有预谋的手段。

  对于圪柳沟矿业公司的此种做法,他表示“强烈谴责”。

  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双方的合作是自愿合法行为。在合作过程中乙方完全尽到了该尽的责任。圪柳沟煤矿在产能核增过程中也获得了合作双方以及管理部门的认可与支持。近四年来的合作已为企业发展、地方经济及就业带来了众多利好。“虽然我们是外来企业,但合作层面的纠纷和分歧完全应该纳入到法律范围内的正常渠道来协商解决,而非当前这种疑似地方保护姿态下的霸凌面孔。他们前前后后一系列言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试问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这么做何来的底气?今后有谁敢与其合作?”他表示。

  熟悉此案的法律人士认为,圪柳沟矿业公司解除合同的理由不充分,按照法律规定,合同的解除只有按合同约定条件解除或一些法定解除情形两种情况。针对此案来说,上述两个条件都不满足。甲乙双方合同是否解除最终需要通过法院生效判决来认定,在法律层面尚未给出定论的情况下甲方采取上述过激行为来逼迫乙方撤出生产场地是一种恶意解除的违约行为。

  上述法律人士还表示,“圪柳沟矿业公司指派社会人员和临时雇佣的保安,采用把工人抬出生产场所等粗暴野蛮的方式清场进驻,带有很明显的挑衅和恶意驱赶意图,显然超越了法律层面。此种行为给宇创京盛公司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和不可估量的社会影响。宇创京盛公司有理由要求追究对方相关法律责任和要求对方赔偿造成的相关经济损失。”

  神木市政府的介入也给宇创京盛公司带来了希望。宇创京盛公司负责人表示,“作为一个来陕西省投资的外地企业,宇创京盛公司在神木当地明显处于弱势,但寄希望于神木市政府能够给予支持,能够真正客观公允地协调处理此事,摒弃地方保护,切实考量外来企业的真实诉求和现实处境,把矿工民生和地方稳定放在首位,督促此次纠纷通过正常途径解决。当地政府也有义务为外来企业创造一个健康和谐的营商环境,更全面地考虑到市场参与者各方的合法权益。这样才有更多的合作者愿意来,也敢于来。”

  去年下半年来,煤炭行业景气度高涨,产能扩张明显,在保民生、促发展的同时也诱发了新的问题。陕西省一向高度重视能源产业有序发展。在走访煤炭企业产能调控与发展的过程中,有媒体记者向当地能源局提出以下问题:今年三月对圪柳沟煤矿出具的现场处理决定书是否属于事后监管?该矿之前的安全生产是如何保障的?该矿属于托管性矿企,也就是说该矿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那么问责主体的责任如何分担?但并未收到回复。

  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煤矿企业较为普遍,由此引发的利益纷争事件日渐增多与激烈化,如何保障安全生产的同时维护好各方权益、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也给监管部门与地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此次纠纷的后续走向,媒体将持续保持关注。

  来源链接:http://www.ccepi.cn/ccep/2022/0512/50738.html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编辑:wh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