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古浪招商陷阱:企业投资几百万元后被掏空 - 社会 - 南方法治观察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正文

甘肃古浪招商陷阱:企业投资几百万元后被掏空

来源:产业观点网  作者:  2024-06-26 11:58:50

  高考结束后,美丽的天津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站在宽阔的马路上,刘广成茫然不知所措。他的内心比炎热的天气显得还要焦躁。

  前期投资的几百万元已经打了水漂,还莫名其妙地成为别人眼里的骗子。但如果继续做下去,肯定会有更大的麻烦。刘广成不时地喃喃自语。

  刘广成是天津顺京肉类加工厂的法人。经过多年的发展,顺京肉类加工厂已经成为天津市重点龙头企业,获取了很多的殊荣。

  响应号召,投身扶贫

  2020年7月,刘广成积极响应工厂所在地蓟州区政府的号召,全面参与蓟州区引进的“东西部协作产业脱贫帮扶项目”。

  对于他这个决定,有亲戚朋友表示担心,认为他要去的地方偏远,一旦项目出现不顺利,很容易陷入有理说不清的地步。刘广成却满不在乎地表示,扶贫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全社会的每一个人都义不容辞。再说了,有两地政府的支持,有什么好担心的。

  接下来,他立刻投入资金,技术,市场,与甘肃省古浪县扶贫产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甘肃省苍蓟农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苍蓟农业公司)。

  苍蓟农业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顺京投资255万元,占股51%,古浪扶贫产业公司投资245万元,占股41%。合作期限20年。

  按照协议约定,新成立的苍蓟农业公司计划种植优质草莓。顺京方负责草莓苗的订购,品种为美国拉森。同时提供技术服务,进行产品加工包装和对外销售等工作。确保每座草莓大棚产量达到6000公斤以上,每公斤草莓均价10元以上,利润达到6万元左右。

  古浪扶贫产业公司负责提供高标准日光温室大棚200座,由苍蓟农业公司按照每棚每年平均2.65万元租赁,配套草莓种植的相关设施和邮寄费,并充分保障种植和加工草莓的用工需要。

  随后119座日光温室大棚如期交付。从棚室土地整、保温设施调试到种苗预定、购置及生产期的管理均得以顺利进行,公司成功引进的国外优良品种“拉森”草莓也长势喜人。这一扶贫项目被当地称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受到包括天津市、甘肃省在内两省市领导的好评。

  让刘广成想不到的是,就在“拉森”草莓即将收获之际,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却公然调整派到苍蓟农业公司的人员。

  苍蓟农业公司主管会计、出纳及财务审批等人员均由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单方自行安排,而作为占51%股权的天津顺京公司形同虚设。法定代表人既没有授权或委托,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就将财务审批权据为己有,签字报销等财务事宜天津顺京公司一概不知,所有收支款项均未经法定代表人审批同意。

  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导致苍蓟农业公司的正常生产变得杂乱无序,经营方面更是日渐惨淡。

  独揽经营,公然违约

  按照协议约定,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应在2020年10月底前,向苍蓟农业公司提供高标准日光温室大棚200座,实际提供119座后,尚缺的81座再没有了下文。

  由于事先约定按200棚130万株预定和支付款项,结果种苗违约损失高达约70万元,严重影响了生产计划及市场供应。另外,按原计划200棚单季产草莓600吨,公司与广东经销商约定供货不低于600吨。但是温棚缺口过大,以至于228吨草莓无法兑现供应,再次造成违约损失516万元。这两次的违约损失达到586万元。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算完。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干脆将苍蓟农业公司所有的经营权据为己有。强行掌控苍蓟公司一切事务,公司证章也由其控制。而按照合同约定,苍蓟公司生产管理由董事会全权负责,会长总理一切经营管理事务。

  在这种情况下,苍蓟公司外聘劳务人员,工资待遇等,刘广成全然不知。不过,刘广成发现,雇工人员月工资支出高达40多万元。为此,他做了详细的计算,114座棚室月产能不到20万元,却要支出人工费高达40万元,太有悖于常理。

  尤其在2021年9月1日至9月15期间,公司没有人上班,竟然也有10万余元的人员工资支出。具体支付给谁了,成为了一道无法破解的谜。

  刘广成表示,成立苍蓟农业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天津顺京公司方投资255万元占股51%,古浪扶贫产业公司方投资245万元占股49%。之后,天津顺京公司方实际投资235万元,占约定投资的92.15%。如果加上其前期预付资金已超过协议约定的255万元。而古浪扶贫产业公司方投资158万元仅占协议约定的64.48%,二者相差27.67个百分点。投资的严重失衡,也给苍蓟农业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了很大的不利。

  强行破坏,威胁恐吓

  不仅如此,古浪扶贫产业公司未与公司董事会沟通,且在刘广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公然以沧蓟农业公司的名义,擅自与临夏县叶青农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临夏县叶青农业公司)签订了低于市场价格3倍的草莓买卖合同,而且合同起止日期正是盛果期和价优期。按正常情况,当年10月份以后到次年1月份草莓价格25元/市斤以上。

  不久,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再次将正在生长中的草莓尖剪下做种苗出售,约360万株,按每株按1.5元计算,共计540万元。

  2021年10月31日,苍蓟农业公司收到临夏县叶青农业公司购果款20.3万元。蹊跷的是,两天后,即11月2日,这笔款项又被古浪扶贫产业公司负责人转回临夏县叶青农业公司。

  更神奇的是,从2021年10月至2022年1月,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将大棚转让给他人经营,大棚的租赁费却由苍蓟农业公司承担。

  2023年1月27日,已经更名为博裕公司的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干脆把苍蓟农业公司的办公用房和库房全部上锁,停电停水,以粗暴的方式把工人赶了出去。还把原本长势良好的草莓苗拔掉,交付他人种植西红柿。蓟农业公司彻底陷入了停工停产的局面。

  博裕公司的董事长极度嚣张地告诉刘广成,我看不上天津人,我就是黑社会,有本事你告去。

  法院判决,疑有人背后操纵

  为了讨个公道,2023年10月份,苍蓟公司以博裕公司违约破坏生产为由向古浪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博裕公司赔偿损失。庭审中,博裕公司承认锁了苍蓟公司办公用房、库房,也承认他们的董事长说了我就看不上你们天津人、日光温室大棚不包给你们,我就是黑社会,你们告去。

  苍蓟公司多次要求法庭进行实地调查,并且向法庭提供了草莓苗被拔,大棚内被别人种植西红柿的照片。不知道什么原因,法官始终不予理睬,却对博裕公司所说的大棚没有给别人出租的谎言深信不疑,不认定苍蓟公司要求赔偿损失请求。

  苍蓟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武威中院认定,博裕公司对苍蓟公司办公场所的锁门行为也与租赁费逾期缴纳相关,并非博裕公司单方的违约行为。且现有的证据无法认定原提供给苍蓟公司用于草莓种植的温棚已被博裕公司另承包他人。

  刘广成提出,即便要缴纳租赁费,也需要博裕公司(原古浪扶贫产业公司)共同承担,而不是单方面的算在苍蓟公司的头上。博裕公司的蛮横不讲理,对苍蓟公司造成的损失,难道就不给个说法吗?法官依旧不问不顾。

  原本引进古浪县的产业帮扶项目就这么夭折了。刘广诚说,项目正常运营时,吸纳60多当地人工作,忙的时候达100人,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很多好处,老百姓多次对苍蓟农业公司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感谢。

  刘广成怎么也想不明白,投资产业帮扶项目,不仅企业亏了钱,更让人寒了心。这样的事,到底谁能管?希望古浪县给招商引资企业一个说法,还甘肃省一个良好营商环境。

  来源:http://www.ifhec.cn/2024/0626/52792.html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编辑:wh2021